科研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王颖——"上海城市发展远景展望与评价指标体系研究"终期成果
  发布时间:2016-03-30  阅读次数:4857 

目录

引言

一、全球城市发展趋势与指标体系研究

(一)全球城市相关研究回顾和最新研究动态

(二)全球城市指标体系研究进展及变化趋势

二、全球城市功能特征研究

(一)功能特征一:全球主要金融商务集聚地

(二)功能特征二:全球网络平台及流量配置枢纽

(三)功能特征三:全科技创新中心

(四)功能特征四:诱人的全球声誉

三、上海全球城市建设现状评价及未来发展判断

(一)对标城市和评价指标选取

(二)上海全球城市建设现状评价

(三)上海全球城市未来发展判断

四、上海全球城市评价指标体系及2050多情景预测

(一)评价指标遴选及指标体系构成

(二)核心指标预测

(三)2050上海全球城市总体发展多情景预测

五、上海2050远景目标展望

(一)伦敦、纽约、东京经验借鉴

(二)上海2050总体愿景——从亚洲崛起的全球领军城市

六、上海全球城市建设面临的重大风险及关键影响变量

(一)上海全球城市建设面临的重大风险

(二)对未来有重大影响的五个关键变量

七、上海面向未来的全球政府

(一)全世界重新思考政府作用:有效的政府至关重要

(二)上海全球城市建设是中国国家战略和上海地方行动的共同体现

参考文献(Reference)

 
 

引言

 

    在经济全球化的21世纪,随着全球资源和要素跨国流动的不断增强,作为全球网络化的重要节点, “全球城市”的研究引起了国内外学者和城市政府的热切关注。在这一背景下,上海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引发了各界对于上海未来如何建设“全球城市”的热烈讨论。2014年2月,上海市政府《关于编制上海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的指导意见》提出,“上海在2020年基本建成‘四个中心’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基础上,再进一步努力建设成为具有全球资源配置能力、较强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的全球城市”。2014年5月,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开启“面向未来30年的上海”发展战略研究,从战略环境、战略资源、战略驱动力、目标愿景和发展思路五个方面进一步推动上海如何建设全球城市的大讨论。

 

    面对上海“全球城市”建设的宏伟目标,人们亟需辨析“全球城市”的功能特征及其变化趋势和核心评价指标体系,并对上海现有路径下的城市功能特征进行综合评价,判断上海“全球城市”建设的现实基础、主要短板和重大风险因素,进而提出推进上海城市发展的战略思路和政策建议。

 

    笔者首先分析全球城市功能特征的变化趋势和指标体系,提出全球城市的四大主要功能特征,即全球主要金融商务集聚地、全球网络平台及流量配置枢纽、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和诱人的全球声誉。其次,对现有路径下的上海四大功能特征进行综合评价,探究上海全球城市建设的现实基础、主要短板和重大风险因素。再次,结合前述指标体系研究和上海发展现状,提出上海建设全球城市的指标体系,并选择部分核心指标对上海全球城市建设进行2050多情景模拟,并根据中长期预测的不确定性,对未来上海建设全球城市面临的重大风险因素和影响变量进行了分析总结。最后,从面向全球的精英政府角度,提出上海推进全球城市建设的思路和对策。

 


一、全球城市发展趋势与指标体系研究

 

    对于全球城市的认识,国际上目前有两种代表性的观点,一种观点把全球城市发展与城市竞争力联系在一起,认为城市竞争力的提高是促进全球城市发展的内在动力。另一种观点把全球城市发展与提高国际化程度联系在一起,强调城市外部联系与流动,认为全球城市的战略重要性是由它的连通性来体现的。前一种观点代表了工业化时期传统全球城市发展模式,后一种观点更多顺应了全球化和信息化要求,体现了新型全球城市的发展模式。

    迈向全球城市离不开提升城市竞争力,特别是对于后起的城市,提升城市竞争力是其迈向全球城市的重要基础。但随着全球化进程持续深入推进,强调城市关联网络的节点功能及其全球资源配置能力越来越受到重视。

 

 

 

 

 

 

 

 

 

 

 

 

 

 

 

图1.1  世界城市网络体系

 

 

 

 

 

 

(一)全球城市相关研究回顾和最新研究动态

 

    1915年,英国人类生态学家盖迪斯(Patrick Geddes, 1915)在《进化中的城市》(Cites in Evolution)一书中,将世界城市描述为当时在世界商业活动中占有较大比例的城市、具有高经济总量的城市,重点关注城市的商业影响力和经济实力。

 

    1966年,英国城市地理学家霍尔(Peter Hall,1966)在《世界大城市》(The World Cites)一书中进一步提出世界城市的六大功能,即政治权利中心、商业中心、各类人才集聚的中心、信息汇集和传播的中心、巨大的人口中心和娱乐业成为主要产业部门,在商业和经济实力的基础上,进一步强调城市的政治、人才、信息传播和文化娱乐的全球影响力。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推进,跨国公司主导下,国际劳动分工发生显著变化,国际著名学者弗里德曼(Friedmann,1982,1986,1995)提出“世界城市假说”(world city hypothesis),将世界体系、国际劳动分工、城市化和经济全球化的概念结合起来,解释世界城市形成的动力机制,阐述了世界城市具有全球经济体系的连接点、全球资本的汇聚地等五大功能特征,在重视城市规模的基础上,进一步强调城市对世界经济的指挥和控制功能,尤其是跨国公司在其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表1.1  全球城市相关研究回顾和最新研究动态

相关研究提出者

“世界城市/全球城市”主要观点

关注核心

案例城市

Peter  Hall

“世界城市”解释为对世界或大多数国家产生全球性经济、政治、文化控制的大都市。

(企业总部于城市分布的数量)政治、贸易、通讯设施、金融、文化、技术以及高等教育

伦敦、巴黎、纽约、东京

斯蒂芬.海莫(Stephen.Hymer)

提出世界“经济转向” 及总部控制当今世界的主宰地位,跨国公司总部趋向集中于世界主要的城市

跨国公司

纽约、伦敦、巴黎、东京

弗里德曼

基于资本组织意义及国际劳动分工角度,提出18个核心和12个半外围的世界城市的等级结构与布局。

金融中心;跨国公司总部;国际化组织;商业服务部门;制造业中心;主要交通枢纽和人口规模。

 

Saskia Sassen

把全球城市看成是世界国际金融中心,强调高级生产服务业如会计、广告、保险、法律、管理咨询、房地产以及银行和金融方面在全球城市中的巨大作用

生产性服务业

纽约、伦敦、东京

Castells 

 

从全球流动空间的角度,把世界城市描述成为世界范围内“最具有直接影响力”的点以及中心,全球城市被作为全球网络的结点。

空间流量(例如信息、知识、货币、和文化等)

 

Scott

全球城市一区域是在国际化高度发展的背景下,以经济联系为基础,由国际城市及其腹地内经济实力较为雄厚的二级城市扩展联合而形成的一种独特空间现象。

城市与区域

 

英国拉夫堡大学

全球城市的网络体系特定为各单元互相链锁的网络。联系性的强弱度决定了不同城市的地位,联系性较弱的城市,会在其所在地区形成区域性的地位。联系性较强的城市,会超过其所在地区,形成全球性的地位。

以联系关系取代“静态特质”的分析;引入了政治地理学的观点

伦敦

国内学者周振华

全球城市就是在经济、文化资本及创新方面最有实力的,并通过全球城市网络中的广泛联系而体现在全球经济活动中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在全球经济协调与组织中扮演超越国家界限的关键角色。

区域的联系,全球网络体系的作用和地位

 

 

    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城市与社会学者萨森(Saskia Sassen, 1991, 1995, 2001)将世界经济一体化和全球城市化结合起来,通过对全球城市网络格局的研究,首次提出了“全球城市”概念,她认为全球城市不仅是全球性协调的节点,更是全球性生产控制中心,是专业化服务的供给基地和金融创新产品和市场的生产基地,由此她提出全球城市的四大功能,即世界经济组织高度集中的控制点、金融机构和专业服务公司的主要集聚地、高新技术产业的生产和研发基地、产品及其创新活动的市场。

 

    我国学者周振华(2008, 2012)将全球城市网络、卡斯特尔的全球流动空间理论和崛起中的全球城市结合起来,提出全球城市是“在经济、文化资本及创新方面最有实力的,并通过全球城市网络中的广泛联系而体现在全球经济活动中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在全球经济协调与组织中扮演超越国家界限的关键角色,成为全球资源要素大规模流动及其配置的基本节点城市”,他总结了全球城市五大功能特征,即:①全球经济体系的连接点,高度集中化的世界经济协调与组织中心;②公司总部、金融及专业服务公司等功能性机构的主要所在地,全球资本、信息、商务服务、高端专业人才等要素的汇聚地和流动地;③引领全球创新思想、创意行为、创业模式的主要策源地;④经济与社会、文化的互动程度非常高,能创造更多工作机会和更加富裕的程度;⑤融入全球城市区域中的核心城市。周振华的研究从我国实际出发,为我国,尤其是上海,全球城市建设提供了重要思路。

 

(二)全球城市指标体系研究进展及变化趋势

 

1、全球城市指标体系研究进展

    以竞争力,强调网络化的全球城市是拥有全球影响力和控制力的全球重要空间节点,这些城市处于金字塔型“全球城市等级体系”的顶端。依据全球城市判别要素的选取范围,大致可划分为单项指标判别法和综合指标判别法。

(1)单项指标判别法

    早期,单项指标判别法从某一核心维度评价城市发展程度,划分城市层级系统,包括跨国公司((Peter Hall,1966;Taylor,2002)、经济控制能力(Friedmann,1986)、航空联系(Smith,2001)等。其中,基于跨国公司的研究影响力最为深远,此类研究认为拥有跨国公司总部层级越高、数量越多的城市其管理与控制能力越强,从而在世界城市等级体系中具有较高的地位。在具体指标选取上,科恩(1981)采用了“跨国指数”与“跨国银行指数”两项指标。他认为两个指数在1到1.5之间,该城市则为国际性中心城市;两个指数均超过1.5,则该城市为世界城市。其后,联合国贸易与发展委员会(UNCTAD)提出跨国化指数,城市的跨国化指数越高,城市的国际化程度就越高,并每年对全球非金融类100家最大跨国公司进行排序。

    在卡斯特尔斯全球流动空间理论基础上,英国拉夫堡大学世界城市研究小组(Globalization and World City,简称GaWC),建立了连锁网络模型(Interlocking Network Model),定量分析了世界城市网络体系,开辟了世界城市网络定量研究的新领域。其根据175家顶级的生产性服务业跨国企业,包括会计(25)、金融(75)、广告(25)、法律(25)与管理咨询(25)企业总部与分支机构在世界526个重要城市的分布情形进行分析,建立城市与企业的服务价值“矩阵”,计算网络关联值,将世界城市体系划分为Alpha级、Beta级、Gamma级3个级别(此外还有high sufficiency、sufficiency两个级别)及10个副级别,并先后5次发布了世界城市排名。

图1.2  GaWC连锁网络模型

 

    在交通联系方面,史密斯等(2001)选取全球约100个主要城市在1977年至1997年间几个年度国际航班与部分国内航班乘客数,利用Burt and Schott’s STRUCTURE network analysis software进行分析得到各个城市网络特征值,并以此为基础推测重构了世界城市等级体系在20年间的变化。

 

表1.2 史密斯和丁伯雷可得全球城市等级划分方案 

 

    总体而言,单项指标判别法从某一核心维度评价城市发展程度,划分城市层级系统,简便易操作,但也存在明显不足,难以反映全球城市等级体系的完整网络图谱。

 

(2)综合指标判别法

    进入21世纪以后,基于全球城市内涵越来越丰富,为了全面的反映全球城市的特征,大量学者与研究机构采用构建综合性的指标体系来判别全球城市,比较有代表性的综合指标判别方法包括万事达卡全球商业中心指数(Worldwide Centers of Commerce Index,简称WCoC指数)、日本森纪念财团(MMF)发布的“全球城市实力指数”(Global Power City Index,简称GPCI)、科尔尼的全球城市指数(Kearney Global Cities Index,简称GCI)等。

 

表1.3 全球城市综合判别指标比较

 

发布年份

研究维度

指标数量(个)

研究城市数量(个)

WCoC指数

2007、2008

法律与政治框架、经济稳定性、经营的容易程度、金融流动、 商务中心、知识创造力与信息流动、宜居性7个维度

43

75

GCI指标

2014

经济活动、人力资本、信息交流、 政策参与、文化体验5个维度

20

84

GPCI指标

2014

经济、研发、文化、宜居、 环境、可达性6个维度

70

40

注:由于各综合判别指标不同年份采用的指标数量和研究城市数量不尽相同,表中列出的为最新发布的成果汇总。

 

    为了评价大城市在连接全球市场和商务活动的关键功能,由世界八位专家( Peter J. Taylor, Saskia Sassen, Manu Bhaskaran, Michael Goldberg, William Lever, Maurice D. Levi, Anthony Pellegrini, 樊纲 )组成的专家组构建了万事达卡全球商业中心指数(WCoC),该指数包括法律与政治框架、经济稳定性、经营的容易程度、宜居性、金融流动、商业中心与知识创造力与信息流动7个维度,43个指标,72个次指标,并于2007和2008年利用万事达卡全球商业中心数据分别对全球50和75座城市进行了评价。

 

图1.3  WCoC 全球商业中心指数层级和构成

 

    日本森纪念财团(MMF)从2008年开始发布“全球城市实力指数”(Global Power City Index,简称GPCI)。该研究认为“全球城市”的综合实力表现为其对全球主要大公司和创新人才的吸引能力,并结合主观和客观视角,通过六大功能分类排序(包括经济、研发、文化、宜居、环境、进入成本等70个指标)与五大人群分类排序(精英经理人、研发人员、艺术家、旅行者4类“全球人群”和1类“本地人群”),对全球40个主要城市展开调查,建立评价矩阵,最终得出全球城市排序。

 

图1.4  GPCI全球城市实力指数层级和构成

 

    科尔尼“全球城市指数”由科尔尼、“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以及《外交政策》杂志共同研究并发布,对商业活动、人文资本、信息交流、文化体验和政治参与等五个不同权重的维度打分(0-10分),加总得到来自40个国家60个城市的综合排名,从而体现这些城市如何在全球范围内推进一体化并扩展其影响力。

图1.5 科尔尼“全球化城市指数”层级和构成

 

    近年来,随着中国城市国际化程度深化,国内学者在借鉴国际经验基础上,也提出了多种综合评价体系。

齐心、张佰瑞、赵继敏(2011)认为城市的世界地位来自于其总体实力(经济规模与结构硬实力,科技文化和品牌软实力)和网络地位(对外联系)的总和,同时城市世界地位的维持也离不开必要的支撑条件(活力、创新和宜居)。

 

图1.6齐心、张佰瑞、 赵继敏(2011)世界城市地位判别体系

 

    段霞、文魁(2011)通过分析世界城市建设功能、规模、基础、禀赋和品质指标,构建世界城市指标体系,该指标体系应既能反映一座城市承担世界城市功能的一般性要求(辐射世界、服务全球)和阶段性特征,也能反映城市的基础条件、特色优势和个性要求。

图1.7段霞、文魁(2011)世界城市地位判别体系

   

    易斌、于涛、翟国方(2013)从国际化城市的经济、社会、文化、政治、生态5个层面构建经济国际化水平、人才交流国际化水平、文化国际吸引力、政治国际影响力和生态发展水平5个准则层,再筛选若干代表性指标构成综合评价指标体系。

 

表1.4易斌、于涛、翟国方(2013)国际化城市评价指标体系

 

    陆军、王栋(2011)将全球城市实力划分为城市自身实力和城际联系能力,其中城市自身实力是衡量一个城市能否发挥世界城市职能的内因和决定因素,是否具备极强的控制力和影响力,是衡量一个城市能否发挥世界城市职能的重要影响因素;城际联系判别体系主要通过分析城际之间资本、产业、人口、运输、信息等联系的深度与广度,来描述城市等级体系中城际联系与交流的形式与内容,以评价世界城市的辐射能力。

 

表1.5陆军、王栋(2011)基于城市个体的判别指标体系

 

表1.6陆军、王栋(2011)基于城际联系的判别指标体系

 

    屠启宇(2009)则认为指标体系应当从以“识别”世界城市为导向拓展转变为以“塑造”世界城市为出发点。进而构建了一个由目标性和路径性指标群组成,涵盖城市规模、控制力、沟通力、效率、创新、活力、公平、宜居和可持续等9个组别的后发世界城市指标体系。在指标体系研究基础上,部分学者还对上海、北京的全球化程度做了实证研究,这些研究成果也是我们本次研究的参考与借鉴。

 

图1.8 屠启宇(2009)世界城市评价指标体系

 

    总体来看,综合指标判别法抓住了全球城市多元化和综合性的特征,可以反映城市综合发展水平。此外,综合指标还细分为若干分项指标,也可以了解城市各方面发展水平。但综合指标判别法也存在数据量庞大、收集难度大、评价主观性较大的缺陷,尤其是由于研究视角、指标遴选、数据来源等方面的差异,各项综合指标判别法研究结论也存在一定差异。

 

2、“全球城市”指标体系研究的变化趋势

    结合上述国内外学者和研究机构对全球城市评价指标体系的相关研究,可以发现全球城市的指标体系研究呈现出两大变化趋势。

(1)从反映城市内部组织构造的个体判别指标向全球城市网络中的城际联系判别指标转变。前者如霍尔关于世界城市的6项识别性要素,弗里德曼概括的衡量世界城市的7项标准,萨森的全球顶级生产性服务业识别标准等;后者如GaWC研究小组从顶级生产性服务业跨国公司角度测度各城市世界城市网络体系中的联系程度;史密斯等利用航空网络数据来测度全球城市之间联系的强弱程度。随着各城市间人口、资本、产业、信息等网络联系数据逐步透明化,基于不同城际联系的指标研究将更为全面的反映全球城市整体面貌。

 

(2)从关注全球城市经济实力指标向城市创新指标转变。在霍尔和弗里德曼对全球城市的早期研究中,尤为关注城市在全球中的经济能级,如霍尔认为世界城市是“国家的贸易中心、主要银行的所在地和国家金融中心”,弗里德曼提出的“世界主要的金融中心、跨国公司总部集聚地”等。但随着全球化的深化,创新型经济在全球兴起,创新与城市功能发展的耦合互动愈发紧密,全球城市竞争力与城市创新能力高度正相关。布鲁金斯学会甚至认为在知识驱动全球发展的背景下,国家、城市和企业必须通过新思想、新方法、新产品和新技术的持续创新才能实现在全球经济中的成长。从GaWC网络关联度与2ThinkNow全球城市创新能力排名来看,网络联系度处于顶端的伦敦与纽约,其创新能力也位居前列;旧金山与波士顿虽然网络联系度排名下降,但其创新能力却处于首列,率先实现了向创新型城市的转型。

 

表1.7  GaWC与2ThinkNow排名比较

城市

GaWC排名 

2ThinkNow创新城市排名

2010

2012

2012

2014

伦敦

1

1

7

2

纽约

2

2

2

3

香港

3

3

14

20

巴黎

4

4

5

5

新加坡

5

5

30

27

上海

7

6

29

35

东京

6

7

25

15

北京

12

8

53

50

旧金山

27

28

4

1

波士顿

36

39

1

4

洛杉矶

17

18

12

14

芝加哥

8

11

26

21

    数据来源:http://www.lboro.ac.uk/gawc/index.html; http://www.innovation-cities.com/
 

二、全球城市功能特征研究

 

    笔者在综合分析比较国际知名学者(霍尔、弗里德曼、萨森)和研究机构(伦敦规划委员会 、布鲁金斯学会 )所提出的全球城市功能特征基础上,提出全球城市建设的四大功能特征,即全球主要金融商务集聚地、全球网络平台及流量配置枢纽、全球科技创新中心、诱人的全球声誉。

 

表2.1  国际知名学者和研究机构全球城市功能特征总结

 

“世界城市/全球城市”功能特征概况

 

“世界城市/全球城市”功能特征概况

Peter Hall(1966)

1、政治权力中心

2、商业中心

3、各类人才聚集的中心

4、信息汇集和传播的中心

5、巨大的人口中心,集中相当比例富裕阶层人口

6、娱乐业成为主要产业部门

 

弗里德曼(1982、1995)

1、主要的金融中心 

2、跨国公司总部所在地 

3、国际性机构的集中地 

4、商业部门(第三产业)高度增长 

5、重要的制造业中心(具有国际意义的加工工业等) 

6、主要交通枢纽(尤其港口与国际航空港)

7、人口规模 

8、人口迁移目的地 

萨森(1991、2001)

1、银行业中心 

2、国际贸易中心 

3、世界经济组织高度集中的控制点 

4、金融机构与专业服务公司的主要集聚地,其已经代替了制造业部门而成为主导经济部门

5、高新技术产业的生产与研发基地 

6、作为一个产品及创新活动的市场。 

周振华(2012)

1、全球经济体系的连接点,高度集中化的世界经济协调与组织中心

2、公司总部、金融及专业服务公司等功能性机构的主要所在地,全球资本、信息、商务服务、高端专业人才等要素的汇聚地和流动地

3、引领全球创新思想、创意行为、创业模式的主要策源地

4、经济与社会、文化的互动程度非常高,能创造更多工作机会和更加富裕的程度

5、融入全球城市区域中的核心城市

伦敦规划委员会 

1、基础设施 

2、国际贸易与投资带来的财富创造力 

3、服务于国际劳动力市场的就业与收入 

4、满足国际文化与社会需求的生活质量 

布鲁金斯学会 

1、具有国际视野的领导层 

2、面向全球的传统优势 

3、面向全球的专长 

4、对全球变化的适应能力 

5、注重知识和创新的文化 

6、面向全球的机会与魅力 

7、国际连结程度与方便性 

8、保证战略重点投资的能力 

9、帮助城市走向全球的政府 

10、诱人的全球声誉 

 

(一)功能特征一:全球主要金融商务集聚地

 

    大量学者认为全球/世界城市是全球金融商务的集聚地,是全球资本管理控制中心。霍尔(Peter Hall, 1966)认为世界城市是国家贸易中心、主要银行所在地和国家的金融中心。弗里德曼(Friedmann, 1986)认为世界城市是主要金融中心、跨国公司总部所在地及商业部门高度增长的城市。萨森(Sassen, 1991, 2001)也提出全球城市是国际贸易中心、银行业中心、金融机构与专业化服务机构的集聚地。

 

    从万事达卡全球商业中心指数(WCoC)来看,在金融维度排名前几位的全球城市,尤其是纽约、伦敦、东京、香港、新加坡,其总排名也处于前几位,表明金融商务的发展水平对于全球城市至关重要(表2.2)。

 

表2.2  WCoC总排名及金融商务子指标排名

 

总排名

指标4(金融维度)排名

指标5(商务中心)排名

伦敦

1

1

2

纽约

2

2

8

东京

3

6

6

新加坡

4

11

3

香港

6

13

1

上海

24

9

4

资料来源:2008年万事达卡全球商务中心报告,Worldwide Centers of Commerce Index 2008

 

    从就业人数来看,伦敦、纽约、东京等全球主要城市金融保险房地产行业就业人数占比较高。2012年伦敦金融保险业行业从业人员最多,达到了390078人,占总就业人数的7.62%(表2.3)。

 

表2.3  伦敦、纽约、东京金融保险房地产就业人员数及百分比(2012)

城市

金融保险房地产从业人员数(人)

占比(%)

伦敦

390078

7.62

纽约

371 373

9.68

东京

28 7800

3.93

注:伦敦东京为金融保险就业人数,不包含房地产业

资料来源:美国普查局网站http://www.census.gov/、英国国家统计办公室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东京统计年鉴Tokyo Statistics Yearbook

 

    从外汇交易额占全球比重这一判断城市全球金融地位的重要指标来看,2013年4月伦敦(40.9%)、纽约(18.9%)两座全球顶尖城市占据了全球日均外汇市场60%的日交易份额,其次是新加坡(5.7%)、东京(5.6%)、香港(4.1%)、苏黎世(3.2%)、巴黎(2.8%)、悉尼(2.7%)与阿姆斯特丹(1.7%),这一数据表明伦敦、纽约、新加坡、东京、香港等主要全球城市扮演着全球性或地区性金融中心的角色。

 

(二)功能特征二:全球网络平台及流量配置枢纽

 

    早期的学者更关注交通运输和信息传播,如霍尔(Peter Hall, 1966)在《世界大城市》一书中指出世界城市一般是接纳其他国家出口货物的巨大港口,并负责向国内各地分配进口货物,同时又是大型国际航空港所在地,并不可避免地成为集中和传播情报的地方,有时也是国际机构的所在地。弗里德曼(Friedmann, 1986)将跨国公司总部所在地和主要交通运输节点作为7条衡量世界城市标准中的2条,并指出世界城市是全球经济系统的中枢或组织节点,全球资本用来组织和协调其生产和市场的基点,是国际资本汇集的主要地点,是大量国内和国际移民的目的地。

 

    全球城市目前仍然是世界重要的航空港、深水港、信息港,是全球人员、物资和信息汇集和传播的地方。伦敦拥有全球排名第二的最佳航空联络,在伦敦所属地区欧洲以外的国际大都市中,多达89%的城市每周至少有三个航班直飞伦敦。GaWC小组对全球城市地位测度中排名靠前的几座城市附近均有大型机场(表2.4)。

 

 

表2.4  GaWC排名与旅客吞吐量排名比较

 

GaWC排名(2010)

附近大型机场

旅客吞吐量排名(2011)

伦敦

1

希斯罗机场

3

纽约

2

肯尼迪机场

17

香港

3

香港国际机场

10

巴黎

4

戴高乐机场

7

新加坡

5

樟宜机场

18

东京

6

羽田机场

5

资料来源:拉夫堡大学GaWC团队网站http://www.lboro.ac.uk/gawc/、 国际机场理事会airports council international (aci) http://www.aci-asiapac.aero/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持续深入推进,全球网络格局将不断扩展并进入越来越多的领域,世界城市评价和等级划分更加关注世界城市体系中各城市间的相互联系和影响,全球网络平台的连通性及流量配置能力将越来越重要。英国拉夫堡大学地理系学者Taylor和GaWC小组(2001)提出世界城市网络的概念,认为世界城市是网络体系中的全球服务中心。萨森(2009)认为全球城市网络格局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寻求海外扩展,并同时进入越来越多的领域而发展壮大,全球城市实际成为全球化公司企业和市场及各国国民经济发展沟通的桥梁。

 

    网络连通性强弱和流量配置力决定全球城市的地位和能级。全球城市通过广泛连通性和大规模资源要素流动及其配置功能,指挥和控制世界经济。在全球城市网络体系中,其联系性的强弱程度决定了不同城市的能级水平。香港、新加坡虽然总部指数低(表2.5),但由于具备较高的全球连通性和大规模的经济流量,仍然拥有较强的全球影响力。与此相对的是,2012年之前,东京的世界500强总部数量一直全球第一,但跨国指数不高,即跨国公司海外投资占总投资的比重不高,在GaWC公布的世界城市网络分级中也只排在第7位,落后于香港和新加坡等亚太地区金融中心。

 

表2.5  总部指数和网络指数排名比较(2008年)

 

总部指数(福布斯)排名

网络指数(GaWC)排名

伦敦

3

1

纽约

2

2

香港

16

3

巴黎

4

4

新加坡

-

5

东京

1

6

上海

-

9

北京

9

10

资料来源:福布斯全球企业2000强 Forbes Global 2000: The World's Largest Companies 、拉夫堡大学GaWC团队网站http://www.lboro.ac.uk/gawc/

 

(三)功能特征三:全科技创新中心

 

 

    科技创新是全球城市发展的灵魂和驱动力,国际学者和机构开始将科技创新作为全球城市的重大功能,并作为重要的评价维度。布鲁金斯学会(2013)认为在知识驱动全球发展的背景下,国家、城市和企业必须通过新思想、新方法、新产品和新技术的持续创新才能实现在全球经济中的成长。日本GPCI指数也将创新(研发)作为全球城市评价六大功能之一,并在五大人群调研中将研发人员作为全球城市评价的重要参考。 

 

    随着创新型经济在全球兴起,科技创新与城市功能发展的耦合互动愈发紧密,全球城市竞争力与城市创新能力高度正相关,创新正成为城市功能的重要方面。 通过对比GaWC世界城市排名(2012)与2ThinkNow全球城市创新能力排名(2014),可以发现GaWC排名中位于前5位的伦敦、纽约和巴黎在创新能力排名中也居于前5位(表2.6)。

 

表2.6  GaWC排名与创新能力排名比较

 

GaWC排名(2012年)

2ThinkNow排名(2014年)

伦敦

1

3

纽约

2

2

香港

3

20

巴黎

4

5

新加坡

5

27

东京

7

15

资料来源:拉夫堡大学GaWC团队网站http://www.lboro.ac.uk/gawc/;全球创新机构2ThinkNow网站http://www.2thinknow.net/

 

    与此同时,国际上一些大城市纷纷加大了对科技创新的重视程度,希望从财富中心、资本中心转向创新中心。曾经以高度发达的贸易、航运、金融为特征的国际化大都市,如伦敦、东京、巴黎等都在快速转型为全球创新中心,纽约提出了“何时超越硅谷”之问,其新增高技术就业岗位已接近于硅谷,新加坡则要打造亚太创新中心,伦敦、东京、香港等也都对科技创新在城市发展中的价值日益关注。科技创新是城市经济发展的灵魂,与全球城市竞争力密切相关,未来将越来越重要。 

 

(四)功能特征四:诱人的全球声誉

 

    国际重要的研究机构和全球城市评价体系都把宜居、城市文化与绿色发展作为全球城市影响力的重要方面。布鲁金斯学会(2013)认为全球城市必须具有全球声誉与国际市场上的地位。科尔尼全球城市指数把“文化体验”作为五大考核维度之一。万事达卡商业中心指数(WCoC)把“宜居”作为七大考核维度之一。日本GPCI评价指标体系中的六大功能更将宜居、文化、环境三大要素全部包括在内。

 

    城市的宜居水平、文化氛围、绿色发展状况逐步成为决定其全球声誉的关键因素,成为反映全球城市影响力的重要方面。新加坡2011版概念规划将城市发展目标从关注竞争力转为更关注宜居性,提出建设宜居城市来吸引人力资本。伦敦将建设“更宜居的城市”作为2030年规划的主题策略。

 

    城市文化成为全球城市发挥影响的内在力量,伦敦、纽约等全球城市均为国际文化大都市,富有特色的文化能够帮助全球城市扩大吸引力和影响力。例如“巴黎时装周”已经成为巴黎的象征,历史悠久的文化古迹和富有活力的城市街区为巴黎吸引了大量国际游客,2004年,巴黎接纳了4400万游客,比纽约多400万,每年到巴黎的游客是巴黎居民的12倍。纽约仅影剧院、音乐厅、歌剧院就有400多个,百老汇歌舞剧享誉世界,被称为“歌剧之都”。 纽约拥有《时代》、《新闻周刊》、《财富》、《福布斯》等几百种国家级杂志出版社,美国三大广播网(NBC、ABC、CBS)的总部设在纽约,垄断了世界大部分地区80%-90%的新闻。伦敦是全球三个广告产业中心之一,也是全球最繁忙的电影制作中心之一,同时被称为“国际设计之都”。

 

    绿色发展成为全球城市的重要议题,环境从城市发展的约束力转变成为竞争力。“纽约2030战略规划”《更绿色、更美好的纽约》,对环境质量有特别的关注,提出“拥有全美大城市中最清洁的空气质量;提升水质,增加亲水休闲空间,修复海岸生态系统“等绿色发展目标。《东京构想2000》提出了环境与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战略。2010年2月,大伦敦提出《伦敦未来能源战略的实现——市长能源战略修正案》提出了三大战略目标:第一,在2025年实现二氧化碳减排60%(相对于1990年排放量);第二,建成高效、独立、安全的能源供应体系;第三,在2025年成为全球碳金融中心,成为引领低碳经济市场的世界城市之一。

 

三、上海全球城市建设现状评价及未来发展判断

 

(一)对标城市和评价指标选取

 

1、对标城市

    伦敦、纽约是目前公认的全球城市,位于全球城市体系的顶端,通过与顶端城市的比较可以直观的了解到目前上海与全球城市顶端的差距以及今后努力的方向。

    就亚洲而言,新加坡、香港、东京是上海面临的主要竞争对手,只有清晰地了解这些亚洲城市的发展状况,才能科学的判断上海在亚洲城市中的地位与实际发展情况。

    北京作为国家首都,在《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中就将城市发展目标定位为世界城市,通过与北京比较也能更好的了解上海建设全球城市的国内环境及优劣势。

 

2、评价指标选取

    基于数据发布的权威性,连续性及多城市指标可获取性,本研究选取国际上定期发布,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单项或综合评价指标体系,遵循“功能特征-典型评价指标”的思路与对标城市进行比较评价。选取的指标包括全球城市实力指数(GPCI)、全球化城市指数(GCI)、网络关联度指数(GaWC)、全球商业中心指数(WCoC)、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全球城市创新指数等,在分析过程中还采用了部分具体层面的指标。

 

表3.1  选取评价指标比较

主要指标

发布单位

发布时间

具体层面

领衔专家

GPCI指数

日本森纪念财团

从2008年开始发布,每年发布一期

经济、研发、文化、宜居、环境 、可达性

Heizo Takenaka,Peter Hall, Saskia Sassen,Hiroo Ichikawa, Richard Bender等

GCI指数

全球管理咨询公司科尔尼公司、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以及《外交政策》杂志

从2007年开始发布,每年发布一期

经济活动、人力资本、信息交流、 政策参与、文化体验

Mike Hales,Erik Peterson等

网络关联度指数

英国拉夫堡大学世界城市研究小组

2000,2004,2008,2010,2012共发布五期

顶级生产性服务业

Peter J.Taylor,R.G.Smith,H.L0rimer等

WCoC指数

万事达卡

2007,2008,共发布两期

法律与政治框架、经济稳定性 经营的容易程度、金融流动 、商务中心、宜居性、知识创造力与信息流动

樊纲,Manu Bhaskaran,Michael Goldberg,William Lever,Maurice D.Levi,Anthony Pellegrini,Peter J.Taylor,Saskia Sassen

GFCI指数

伦敦金融城

2007年3月开始发布,每年发布两期

人才、商业环境、市场发展程度、 基础设施、总体竞争力

/

全球创新城市指数

2ThinkNow

2007年开始,每年发布一期

文化资本、基础设施、网络市场

/

 

(二)上海全球城市建设现状评价

 

1、总体判断

    就城市综合实力而言,2014年,上海GPCI指数排名15位,GCI指数排名18位,显示上海已经具备冲击全球顶端城市的基础与潜力。

 

    就全球网络联系程度而言,2012年上海GaWC排名第6位,表明上海与其他全球城市功能联系十分密切,在全球城市网络中的节点作用较为明显。

 

    就金融中心建设而言,2008年上海WCoC指数排名第24位,2014年上海GFCI指数排名第20位,距离全球金融中心仍有一定差距。

 

    就全球创新城市建设而言,2014年上海2thinknow全球创新城市指数位居第35位,创新能力明显滞后于伦敦、纽约等全球城市。

 

表3.2  主要全球城市相关指数排名

 

GPCI(2014)

GCI(2014)

GaWC(2012)

WCoC(2008)

GFCI(2014)

2thinknow(2014)

评价测度方向

综合指数

全球城市指数

网络关联度

全球商业中心指数

全球金融中心指数

全球创新城市指数

伦敦

1

2

1

1

2

3

纽约

2

1

2

2

1

2

东京

4

4

7

3

6

15

香港

9

5

3

6

3

20

新加坡

5

9

5

4

4

27

上海

15

18

6

24

20

35

资料来源: http://www.mori-m-foundation.or.jp/english/index.shtml;http://www.lboro.ac.uk/gawc/index.html;《Worldwide Centers of Commerce Index 2008》;《Global Financial Centres Index 16》 ;http://www.innovation-cities.com/

 

2、上海功能特征评价一:全球金融商务集聚地?

    根据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7-16系列报告,伦敦、纽约、香港及新加坡金融中心地位稳定,上海金融中心地位则呈现一定的波动。近几年,上海金融中心功能得到一定程度加强,但与香港、新加坡的差距依然存在(图3.1)。

图3.1 全球金融中心指数综合得分(GFCI7—GFCI16)

 

    上述判断可以从金融证券等顶级生产性服务业的相关数据得到进一步证实。上海证券交易所市场规模位居全球前列,但与世界大型证券交易所存在数倍差距。截至2012年末,上海证券交易所共有上市公司954家,市值达2.5万亿美元,全球占比为4.5%;国内股票电子成交量26万亿美元,全球占比为5.7%。但是,泛欧证交所(US)和纳斯达克一OMX的市值分别是上海证券交易所的5.5倍和1.8倍(表3.3)。 2013年4月伦敦(40.9%)、纽约(18.9%)两座全球顶尖城市占据了全球日均外汇市场60%的日交易份额,与之相比,设立在上海的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当月日均交易额仅130亿美元,约为伦敦的0.05%,全球交易量的0.02%,上海的全球外汇市场影响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表3.3  2012年末世界主要交易所市值和融资情况比较(百万美元,%)

 

交易所名称

上市公司

股票

ETFs

市值

占比

交易量

占比

交易价值

占比

泛欧证交所(US)

14089544.12

25.06

12383095.91

26.68

3189816.39

43.66

纳斯达克-OMX

4582389.09

8.15

8992181.77

19.37

2889547.61

39.55

东京交易所集团

3478831.52

6.19

3214143.03

6.93

22568.94

0.31

伦敦交易所集团

3396504.93

6.04

1949728.41

4.2

267725.77

3.66

泛欧证交所(Eu)

2832188.53

5.04

1604912.33

3.46

94954.52

1.3

香港证交所

2831945.86

5.04

1076727.57

2.32

67357.34

0.92

上海证交所

2547203.79

4.53

2629663.47

5.67

48578.54

0.66

数据来源:世界交易所联合会  World federation of exchanges

 

    另据全球金融中心指数,东京、香港、新加坡与上海对亚洲金融中心地位的竞争很激烈,上海金融中心排名仍相对落后(表3.6),与全球金融中心还存在不小的差距。此外,上海金融保险房地产行业发展与全球城市相比还有一定差距。2012年,上海金融保险房地产从业人员比重为5.68%。与伦敦(9.87%)、纽约(9.68%)、新加坡(9.59%)相差大约4个百分点。

 

表3.4 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排名

 

2013

2014 

伦敦

1

2

纽约

2

1

东京

6

6

香港

3

3

新加坡

4

4

上海

24

20

 资料来源: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报告 GFCI 2013-2014

 

    目前,上海金融中心地位进一步提升已经遇到瓶颈,上海的金融中心服务功能仍局限于服务国内,还远没有成为亚洲乃至全球的融资和交易平台。

 

3、上海功能特征评价二:全球网络平台及流量配置枢纽?

    上海的网络关联度日益提升,目前处于世界网络体系中的第二梯队。GaWC小组的研究显示,2000-2012年上海的网络关联度由第31位上升至第6位,排名提升较快,与其他城市间的联系日益密切。目前,纽约、伦敦在全球城市网络中处于第一梯队,上海网络关联度从2000年开始有较大提升,2008年以后增速有所放缓,与香港、新加坡、东京和北京的排名比较相近(图3.2)。

 

图3.2  网络关联度排名变化趋势

 

    全球城市通过跨国公司与其他城市和地区进行联系,目前上海跨国公司总部机构数量增加迅速,但与香港、新加坡比较,在总部数量上仍然存在着较大差距(表3.5)。2012年,跨国公司地区总部达403家,外商投资性公司达265家,外资研发中心351家,跨国公司总部机构总数达到了1019家,正式迈入“千时代”。

 

表3.5 上海、香港、新加坡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数量比较

年份

上海

香港

新加坡

跨国公司地区总部

外资总部经济项目总数

驻港地区总部数目

驻港地区办事处数目

2003

56

252

966

2241

2007年约4200家跨国公司在新加坡设立了地区总部

2005

124

424

1167

2631

2007

184

573

1246

2644

2009

260

755

1252

2328

2011

353

927

1340

2412

资料来源:彭羽, 沈玉良. 上海、香港、新加坡吸引跨国公司地区总部的综合环境比较——兼论上海营造总部经济环境的对策[J]. 国际商务研究, 2012, 33(4): 5-12.

 

    此外,上海跨国公司企业总部多为地区总部,影响力巨大的全球总部数量偏少。2014年上海世界500强企业总部数量仅有8家,低于东京的43家,纽约的18家,伦敦的17家,更低于北京的52家。中国500强企业中,上海也仅有42家,仅占全国的8%左右。虽然跨国企业还存在跨国化指数等诸多指标,企业规模不能简单等同于网络联系度,但随着中国企业走向世界,外资推动向内需拉动和出口导向转变,上海的网络平台地位也将受到严峻的挑战。

 

表3.6 研发支出占本地生产总值比重

 

研发支出占本地生产总值比重 

伦敦

1.79(2007)

纽约

2.68(2007)

东京

3.39(2006)

香港

0.77(2007)

新加坡

2.52(2007)

上海

2.64(2008)

北京

6.39(2008)

数据来源:段霞. 建设后工业形态的新型世界城市[J]. 北京规划建设, 2010, (5): 14-20.

 

4、上海功能特征评价三: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21世纪以来,创新成为城市发展的主要驱动力,全球城市的发展越来越关注城市创新能力。曾经以高度发达的贸易、航运、金融为特征的国际化大都市,纽约、伦敦等,均在快速转型为全球创新中心。根据2014年2ThinkNow全球城市创新能力最新排名,伦敦和纽约分别居于全球第2位和第3位,仅次于旧金山。反观国内城市,上海全球创新能力排名从2010年的第24位下滑到2014年的第35位,北京也位于50位左右停滞不前(图3.3)。

 

 

 

 

 

 

 

 

 

 

 

 

 

 

 

 

 

图3.3 全球创新城市指数(2ThinkNow)

 

    从研发投入角度来看,上海的研发支出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并与其他全球城市相比差距不大。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显示,2013年,上海研发投入占地区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为3.4%,低于北京(6.16%),但大大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98%)。此外,与世界其他城市相比的结果显示,上海的研发支出水平与纽约和新加坡比较接近,高于伦敦和香港。此外,总部经济也带动上海科技创新提升。2013年全年在上海新增跨国公司研发中心15家,平均月增1家以上。通用电气、杜邦、联合利华、德尔福等许多大型跨国公司纷纷于上海设立研发中心。

 

    此外,上海当前以大企业创新为主,与小企业创新效率更高的趋势相悖。据2011年全国工商联调研,我国1100多万户中小企业完成了75%以上的技术创新。但从上海来看,小型机构的科研经费支出仅占10%,甚至低于江浙两省(图3.4)。

 

 

 

 

 

 

 

 

 

 

 

 

 

 

 

 

图3.4 上海大中小工业企业的经费支出结构

 

    由于低科技成果转化率等原因,研发投入并没有转化为创新能力,城市的创新功能并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在城市创业环境方面,创新型中小企业作为未来全球城市创新的主体力量,受制于融资渠道、企业税赋、市场竞争公平性等方面的制约,上海也尚未涌现出华为、阿里巴巴这样的创新型企业。

 

5、上海功能特征评价四:诱人的全球声誉?

    全球城市必须具有全球声誉与相应的国际市场地位,同时通过文化以及信息传播在价值观上影响世界其他城市。全球声誉包括众多方面,其中文化、宜居与生态环境成为全球城市影响力的重要方面。

 

    本研究通过对GPCI的宜居、文化和环境三项排名取平均值后得到综合排名,用以衡量城市的全球声誉,可以看出上海的总体位次相对靠后,在环境方面体现的尤为明显(图3.5,图3.6)。针对三个分项分别进行分析的结果与针对总排名分析的结果相类似。

 

 

 

 

 

 

 

 

 

 

 

 

 

 

 

 

 

图3.5  GPCI宜居、文化、生态环境排名取平均值后综合排名

 

    宜居方面,上海与伦敦、纽约,东京新加坡等城市差距巨大,教育和医疗的国际化服务仍有待提升。从WCoC(2008)宜居性评价来看,上海宜居得分仅为64.31分,远远落后于伦敦(91.00)、纽约(90.88)与东京(92.69)。2011年,英国《经济学家》的全球宜居城市排名中,上海以73.8的综合评分排名第79位。与排名靠前的西方城市相比,上海在医疗水平方面得分最低,为62.5分,尤其在公共医疗的质量方面表现较差;安全方面得分最高,为80分;文化与环境、教育、基础设施得分尚可,但在公共交通的便利性方面有所欠缺。

    文化方面,上海的城市文化魅力在亚洲有一定竞争优势,但与伦敦、纽约等顶级全球城市相比仍有差距。 从城市最著名五个博物馆/美术馆参观人数来看,2013年上海参观人数约为660万人次,为伦敦的四分之一,不到纽约的二分之一,但超过香港(390万人)和新加坡(270万人)。GPCI的文化交融分项排名也支持这一观点,2013年上海该项得分为178.5,低于伦敦(348.8)和纽约(273.8),但高于亚洲城市东京(150.3)、香港(123.9)和新加坡(96.3)。

    环境方面,上海目前温室气体排放量高出世界平均水平,雾霾加重,空气质量堪忧,生态环境亟待改善。 据《中国低碳经济年度发展报告2012》,上海历年人均二氧化碳排放远高于其他地区,平均在13吨/人左右,是世界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4吨/人)的三倍以上。空气颗粒物是影响上海市空气的首要污染物。2013年,上海PM2.5日均值为62微克/立方米,超出新国标规定的二级标准(27微克/立方米);PM10日均值为82微克/立方米,超出新国标规定的二级标准(12微克/立方米),环境问题成为制约上海、北京角逐全球顶端城市的重要瓶颈。

(未完待续)